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河落日的博客

自然,而然;随遇,而安。

 
 
 

日志

 
 
关于我

寂寞时,不妨仰望星空, 浮躁中,何不从容淡定。 生命,需要不断自我回望------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青春面孔上的三个断想  

2009-09-16 13:37: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版面:青春面孔上的三个断想(原创文字)

 

带着不曾老去的梦想,看着那些日渐憔悴的脸容,我们走得有些艰辛和踉跄。老去的青春里,我们除了有挥洒汗水的自豪,一样会有"天时人事日相催"的伤感。一个不由你不承认的事实:一杯茶一张报纸看一天的年代,已经一去永不复返。这几年,网络攻城掠地,手机新闻步步进逼,加上电视新闻加速滚动,尤其是当下3G又来了,让原本报纸一统天下的时代不断支离破碎。对我们报人来说,难免会惊慌。好在,报纸有他的优点无法被一次性剥夺:拿在手上可以捂新闻,留在桌上无辐射,放在柜里还能收藏。

如何让读者在众多的报纸中拿着、留着、放着你的呢?常言:人活脸,树活皮。先从做好版面开始吧,用版面作为先头马去吆喝,让版面亮出青春、炫出活力。从一个不由你不承认的事实,拉到一张不由得你不看一眼的报纸。

 

好版面是有温度的

 

生活中,我们总是受不了那些冷峻的面孔。说好了叫严肃,说差了叫苦瓜,差到极点就是阴险无虞了。脸,无疑是你走向这个世界的第一道窗口。

是哭脸还是笑脸,是满脸横肉,还是细皮嫩肉,是皮肉板结,还是和颜悦色,脸的种种,某种程度上都是一个人内心的情绪反应,或者是心理在作怪,或者是习惯在使然。从中庸的角度讲,和颜悦色或许是最讨人喜爱的。

报纸的版面,有如人的脸,是有温度的。版面,作为首先与读者见面的东西,无时无刻不在表达着自己。你的情绪一览无余,你的态度一看便知,你的观点一目了然。想传递什么样的感情,全在一个编版者的操盘之中,可谓“好坏存乎一心”。编版者,有点象极了古代哪个给出嫁女人画眉的化妆师,红脸黑脸,西施婆娘,或许就在你的一个意念和一枝笔上。

常常在思考,怎么样才可以把版面做的更加人性化,更符合读者的阅读心理呢?这样的思考往往是很零碎的,很难有一个集成,很难形成一个概括性的做版面的指导方法。因为,报纸要做出好版面,有太多的东西要学要考虑,比如心理学,美学,文化,阅读习惯,以及报纸本身的特性等。

既然报纸版面是有温度的,那么就按照有温度的方向去努力吧。版面温度是什么?版面的温度,其实就是给人心灵的温度,关键要符合读者的心理,让读者初见就有亲切感、贴近感,亲近程度高,或者粗看了读者就喜欢,至少不反感。

版面温度可以用颜色表达和调节的。一般来说,悲伤的事总是用黑色或灰色,开心的事多用彩色。如,纹川大地震哀悼日,全国人民的心理是压抑和悲痛的,各地报纸的版面都是低温,用全黑的,如果你一不小心大红大彩,那么读者就反感。如10月1日,建国60周年哪天报纸,连报头和大标题都要用红色,表明大喜日子,有种奔放的感觉。不仅如此,其实每个季节都可以用颜色来调和你的版面温度,使其适合读者的心理需求。比如,冬天的时候,天寒地冻,版面有关色彩中可以多用暖色调,无形中让人有种温暖的感觉。相反,夏天,人一般因为躁热而心情浮躁,可以多考虑些冷色调。一句话,作版面要随季节而做。

版面温度可以用文字来表达和调节的。一个版面上,如果全是批评报道或表扬报道,那么这个版面一定是发烧了。全是批评报道,好象文化大革命,大鸣大放大字报;全是正面报道,也不好,看腻了。有人问我,《人民日报》都是有关领导和各地的正统新闻,有没有版面温度,我说对普通读者来说没有多少温度,只有高度。为什么有人看,因为是看政治看标杆看方向。一个版面上,如果只有消息,没有通讯,只有文字,没有照片,那么都是缺少温度的表现。温度是相对的,如果说文字冷的,那么照片是暖的,两者一定要参合,让版面温度上来。

版面温度可以用版式来调节。好的版面编排方式,可以让版面温暖如春。这里的温暖,主要是围绕着漂亮和阅读的方便。如果一个版面让人阅读起来很累,比如违反大家的阅读习惯有很多竖标题,或者条块分割不清,或者标题冗长费解无法一口气读完等。这样的版面是拒人千里之外的,没有温度。

版面温度还可以用特殊处理来调节。你把感人的新闻,百姓关注的新闻,哪怕是小事,放在重要的位置,或者加框加底色等突出处理,那么温度就上来了,也就是说你对不同新闻稿件的不同编排,会有不同的效果。如,《浙江日报》把金华江南中学老师放弃暑假旅游,省下钱为一个患白血病的学生治病的新闻,放在头版头条,这就让人眼前一亮,表明了报社对社会的态度,让弱者看到希望,看到光明,让读者感受了报纸的温暖。

 

让版面能自由呼吸

暂且再让我说说脸吧。生活中,我们最不喜欢的脸型,或许就是那种眉毛胡子一把抓的那种阴阳脸了,套用一句时髦的话便是央视春晚一个小品上说的,这小样长的有点犯法---贼眉鼠眼,怎么看都让人目不忍睹,顿生鸡皮疙瘩。其实这个道理不用特别阐明,大家都知道了,只有眉清目秀,才能留得青气满乾坤。

报纸的版面,好比人的脸。别看这小摸样,可千万小瞧不得。我常想,在这个充分信息化的时代里,报纸承载文字的功能已经很大程度的被弱化,即便行色匆匆的人们还有抛弃看报纸的习惯,也已经没有多少时间和耐心,可以来完全阅读你版面上那些密密麻麻的文字了(参考消息和报刊文摘除外),更多的是一种眼睛游走、思想跑马。

说到这里,我想大胆的说,报纸版面不再只是拿来节约的,而是可以大胆去浪费。不过千万不要错解我的本意,当然是有效浪费。要不,在这个节约型的社会里会有人大骂我是罪人。

 怎么浪费?是一个很深的学问,是有讲究的。中国是个善于写意的国度,传统山水画用笔和用墨包含着很多思想,内里的思想可以给我们一种很好的启发和借鉴:该留白的时候,毫不着墨,惜之如金,却可以达到此时无声胜有声或者说不着一字的目的;该浓墨的时候,绝对重彩,拨墨如流,做到粗犷有致胜人一筹。那种意境,我们不妨可以取其要义,用到报纸的版面建设上来。这样一来,编辑就再也不用为多填充一个稿子而劳心费神,不要为几个空白没有稿子而唉声叹气了。以前,总有编辑告诉我,说这个稿子有点翘脚(意思是新闻尾巴有点空,少两行字,跟前面对不齐),我就会说,跷吧,这就是出气口。

看报纸,就是休闲,就是放松,让人们在轻松中获取信息和知识,怎么可以密密麻麻让人看得头大,看出精神紧张,看出心烦意乱呢?

该留白,你就大胆的留吧,不要为了塞稿子而把版面搞得脑满肠肥;该着墨,你就着吧,用力点,大字号超级黑。谁都知道,与其撑死,远不如饿死来的痛快。大胆留白,留出荡气回肠,让读者在读报的时候,轻松自在,自由呼吸,没有压抑,何乐而不为。总之,对报纸而言,黑色尽管是灵魂,但是别忘了给它生命的还是白色。白色,你使用了吗?

 套用金华一个房产的广告语(好的房子能够自由呼吸),好的版面能呼吸。

 

满版贯穿黄金分割律

选美的时候,我们经常看到一些选手有出众的脸蛋和令人骄傲的三围,但是很不幸,却在第一轮,被那些眼光犀利的评委“喀嚓”过去。以前我总是百思不解,后来一次选评,因为认识一位评委,问其原由?他的答案是:那体形不成比例,单项看很美,整体看很别扭。

哦,原来那么简单,他们手上拿着一把尺子--------黄金分割律,把他割舍掉了。

生活的奇妙,或许就在于那么一点道理。在审美世界里,黄金分割线这个定律,已经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可以说它是艺术美学里一个万古不破的真理。在生活的处处,都有他的身影,不管你注意还是不注意,它始终影响着你对型态美的判断。

既然这样,何不把它拿来剪裁你的版面呢,它会让你的版面成为一个清丽的美女,充满无限鬼力,然后走向美的极致,叫做魅力。

裁版妙处非刀尺。众所周知,做报纸版面是个不折不扣的技术活。既然是技术活,那么熟练不在话下,是应有之意。但是,长期的实践告诉我们,对报纸这样一个大众读物,做版面光有熟练是远远不够的。如果你的熟练只是纯技术而没有艺术味的话,那么可以肯定的说,这样的技术无法产生出一个个让人眼睛一亮的版面来。

这个时候,我们可以用上黄金分割律,用它来做报纸的大小。其实,目前许多报社采用的报型比以前窄和长,就是这个道理,叫做黄金报型,看去舒服啊。

版面里面,可以用吗?可以,完全可以,可以用黄金分割律的思想,完全贯穿整个版面,每个条块新闻,板快内容,甚至广告,都可以用黄金分割律去裁剪。比如,报纸的照片,版面上加框的新闻等等,不在大小,但一定要注重比例,要在长宽上做文章。懂的了这个道理,你就知道了,为什么有些报纸一版用了很漂亮的名星照片,但看上去一点都美不吸引人,是因为大小比例出了问题。

其实,也不仅仅是报纸,任何东西看去比较舒服的,往往都比较接近黄金比例。不信,下次你去量量、算算。好的眼睛就是一把审美的尺子。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