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河落日的博客

自然,而然;随遇,而安。

 
 
 

日志

 
 
关于我

寂寞时,不妨仰望星空, 浮躁中,何不从容淡定。 生命,需要不断自我回望------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父后涅槃,从此我们不再是孩子(原创)  

2012-06-11 09:51: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后涅槃,从此我们不再是孩子

                           ——一个父亲的生活札记之九

凡尘里的某一天,如果一个你至亲、至爱、至敬的人突然毫无告白地离开,悲痛会不会如同夏夜里那场滂沱不休的落雨,清脆空灵地叩击你的心灵,最难将息,从此一夜成长你一生,从此黑的眼睛可以清晰地看见亮的黎明。只是,这样的成长有着太多的伤感。

                                                                                                         ——题记

再捱几个小时,就快”六一”了,这不仅是天下孩子的节日,更是我们大人的节日,不是因为我们都曾经年少过,而是我们都心爱和惦记孩子,更何况只要父母在,即便我们被岁月磨练得怎么老练怎么圆熟,都依然只能算是个孩子。

然而,就是在这样一个老少可以一同回味和守望的快乐里,厄运悄悄降临这个从苦难走出来的家庭,我的父亲,一个已经儿孙绕膝的老人,在苦到甜处可享天伦之乐的时候,却没能穿越那死一般寂静的黑夜,迅若天空中的流星,永远也无法追怀。

  噩耗传来,无语涕泪流。看着黑夜两眼长青到天明,一早便匆匆往家的方向直奔,这或许是一个常年在外的游子唯一能做的事。几百里的奔途,走得异常晕痛,一路都是父亲的影子,仿佛只要一抬头、一闭眼,往事就像雪花一样疯舞而至,一朵朵一片片滑过眼前,然后又倏地归零。一个人的离去,深深刺痛了我的内心,久久难以释怀。突然想起儿子诵读的《三字经》,有一句“父母在,不远游”的古训来,简直心痛如焚。

  这些年,父亲为生活所累,身体变得有些消瘦和嶙峋,但一直很硬朗很健康,甚至连个感冒都是难得一见,他自己也说感觉还不错,趁活着可以再做一点事情。一直以为,以这样的体魄,父亲会活很久、活到足够老。让人没有想到的是,硬朗的身躯,却无法敌过那一记致命的疼痛。胸口,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让他瘦弱的身躯在一瞬间经受了难以忍受的折磨和难以言说的创痛,相濡以沫的母亲被突如其来的劫难吓懵了,在那个仅剩下“老的老、小的小”的小山村里,她撕声力竭的求助和呼叫,划破了夜的星空。而这个深夜,没有我们一个儿子在旁,注定了无助与绝望。等唤来了四邻,父亲终于没有赛过死神的逼临,星空里那颗流星瞬间飞逝,一如父亲风火铿锵的个性,那么轻快而匆忙,匆忙到没有时间歇个脚,再看一眼我们这些孩子,匆忙到没有留下一句叮咛和嘱咐。

  生老病死,人生无常。一个人来的那会,也注定了有离开的时候。只是,难以接受父亲以这样悄然的方式离开人世。一个至亲、至爱、至敬的人,说没就没了,丝毫没有旧病征兆,压根没有一句叮咛遗训。这样的离去,突然让我对死亡有了一种莫名的恐惧。

  一个医生朋友安慰说看过太多的变故,见多了也就变得麻木了,那是他看到的不是自己的亲人,因为是亲人,所以曾经生活,所以熟悉到根底里去,于是即便离去你都无法相信,不愿相信。我怎么能相信父亲已经走了,那几十年未曾改口的声声小名,依旧响在耳畔,那几十年含辛茹苦的勤勉形象依旧映在眼前。到家了,我不敢去看父亲,确切地说我不忍心也没有勇气去看见悲伤。我整理了心绪,自成年以来我头一次拉起了妈妈的手,让她陪我去看看爸爸:爸爸,我来晚了,再也看不到您嘴角轻翘后的细细笑容,再也看不见您慈祥而温和的目光。仿佛一切都不来及了,泪水沿着两颊悄悄流淌,我想放大声哭泣,但我不能,我怕我哭了,妈妈会再哭,我不能伤及她再生活下来的勇气。我不知道,人的一生有多少泪是无声中流走的,但此刻我只想用颤抖的双膝为一个离去的背影长长地跪下, “对不起您,我最亲爱的爸爸”。

 生命真如白驹过隙,一闭眼就是一生,一转身就是一世。我把手轻轻地放进他的胸膛,却触到了一片冰凉;我用手紧紧贴上他的额头,他却早于我的到达便已冥然安详。我仔细端详你的脸庞,泪光里却看不清你曾经的模样;我轻轻拂去你发端的尘埃,却看见了几咎细细的白发;我想抚摸你宽大的手掌,僵硬的手指却无法伸张。原来,生与死的距离挨得那么近那么紧。

 人的一生都在路上,父亲一路走来很艰辛,也很清苦。他生的凄苦,十二岁就没有了母亲,走得也挺苍凉,且不说“子有不孝,无法守在身旁”,更没有享受到一点人间清福。兄弟四处为生计奔波,唯独我捧上了铁饭碗,这些年好不容易从一个房奴的囚笼里挣脱出来,生活稍稍可以过得好了,我以为从此可以有足够的时间、足够的力量,来好好赡养、用心尽孝。可是天意弄人,孝未尽,亲已远。老天残忍地夺走了我的父亲,夺走了伴随母亲半个多世纪的丈夫。从此,我们的天空里没有了遮拦,从此,我们阴阳永隔。 

从没想停下来,也从未曾停下来。父亲的一生就是活到老、做到老的一生,像极了村口那头瘦弱的老黄牛,不到生命的最后都放不下那个沉重的犁驮。我遗憾,我的千言万语最终都未能阻挡他始终如一日的操劳,听说那些天一直好忙,耕了田、种了地,直到离开前的夜晚还在门口与农友高谈阔论种植计划,无时不刻惦念着那田地里来年或丰或歉的希望与收成。这就是父亲,可爱的农民父亲,一个对土地有着无比虔诚和寄望的淳朴农民,一个周身上下都烙满了农耕精神的印痕,即便面对死神的到来都是那么自在,没有一丝的慌乱和恐惧,还没有来得及放下那个高挽的裤脚,没有放松握锄的双手。更让人揪心的是,床前那双还沾满了鲜泥的球鞋,默默散发着青草的味道和山野的气息。

  山村六月的黑夜,寒气依旧不减。围着门前屋檐下暖融融的一堆篝火,兄弟仨就这样默默为父亲守夜。我不相信灵魂,但此刻,我真太相信灵魂了,我宁愿它的存在,纵使没有陪他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纵使守不到曾经的一切重来、守不到地老天荒,也心甘情愿用农村最古朴的迷信图腾守到天明。失去的总感温暖,感觉一家兄弟已经好多年好多年没有围着炉火取暖了,而再次重温那温暖身心的场景,却是因为父亲的忌日。想到这里,愁肠如山野的狗尾草一样百结不解,泪水在漆黑的雨夜里一次次挥了又洒。

  父亲走了,的确走了,再也回不到从前。多少童年的生活往事随之失色,就如同这炉火里的木材,亲眼看着它被化作灰烬。失去了父亲,心里空落落的,似乎少了一个精神领袖,或许这也是年迈者说的一种成长必经的关口吧。其实,在我们成长的历程里有四个重要的节点,影响深远:一个是工作后开始自食其力,学会了承当:一个是结婚以后有了孩子,责任真实扛上了肩;一个是千辛万苦一把尿一把鼻涕拉扯大的孩子,突然有天被这个世界的另一半牵出了我们的视线,心生的不止是喜悦,还会有妒忌和寂寞;最后一个恐怕也是最重要的一个,就是生离死别,眼睁睁看见老天收走了我们业已习惯了的一树绿荫,永远失去父辈的爱怜。或许,这也是父亲用生命作代价遗留给我们的最后一笔财富。莫非,在依然有着明显男主外女主内痕迹的中国社会,父亲的离去代表着一个时代的结束或隐退,更或许一个人的长大根本就不是古人极力倡导的束发和弱冠之礼,也并非是现代科学检测的身体不再发育时间,而是从一个父亲离去的背影开始。

子欲待,而亲已不再。带着无尽的沧桑和苦痛,带着再也无法享受到人间清福的遗憾,也带着对我们儿孙的深深牵挂和千般疼爱,卑如式微、轻如尘埃的父亲,就这样两手空空地走了。离开老家的那天,按照习俗,需要烧掉逝人的所有衣物,妈妈长吁短叹整理了一摞又一摞,猛然我看到了我买的被呵护得簇新的衣服和鞋子,我禁不住泪雨滂沱,说不清是欣慰,还也是难过?可是,如今我却要亲手拿出去把它烧成灰烬,心头涌上一种无法诉说的疼痛。

睹物思人,生死两茫,能不叫人哀伤?谁又能帮我向天堂里的父亲捎去我一生的惭愧和内疚?

  人世间,多少生离死别,如我这样悲恸难息。但愿,天堂里的父亲,不再有忙碌与苦难,不会再有病痛和伤害。

  评论这张
 
阅读(318)|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