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河落日的博客

自然,而然;随遇,而安。

 
 
 

日志

 
 
关于我

寂寞时,不妨仰望星空, 浮躁中,何不从容淡定。 生命,需要不断自我回望------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爱父母,就别等着,因为等待,会是一生的苍老(原创)  

2012-06-25 10:25: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爱父母,就别等着,因为等待,会是一生的苍老

                                                                —一个父亲的生活札记之十

               一直以为,男人注定是为征服这个世界来的,即便折了胳膊,也该痛在袖子里,不足声张和庆贺。所以,从没觉得父亲节也算个什么节。可是,今年父亲走后两个星期的这个节,让我猛然领受了悲从心生、从中来的落寞。 

  父亲走了,想念还留在心里面。这个没有了父亲的父亲节,让我柔肠寸断,百感交集,我知道父亲再也回不来了,我欠父亲一个完整的父亲节。欠他,或老家小院梨树下,或门前屋檐下,或田头野地上一次罗嗦的唠叨;欠他,一次很绵长,很贴心,也很受用的父与子倾情对话。 

  这样的伤感来自于父亲节那天母亲不小心露了底。父亲生前不大愿意给你们多打电话,“不是不想打,是不敢打,是怕打了你们,却被你们三言两语就不耐烦挂了”。我突然感到有种心如刀剜的疼痛,心,悔到死里去。原来,天天把爱挂在嘴边的我们是那么浅薄和浮躁,比起父母对儿女的眷恋与厚爱,我们简直榨出皮包下的小来,太渺小了。 

  通常,老人爱诉说。但不知道为什么,与父亲主动来电稀少一样,记忆中父亲也很少谈及自己的过去,就是奶奶在他年仅12岁的1958年那场“大跃进”中抱病离世,也是今年清明在奶奶墓前被我一再追问下才勉强说的。 

  很多事不说,自有他的道理,或许不愿回忆,或许不堪回首。一直来,我也没有多问,也不忍心去问,因为还没有走出清贫的影子,不愿轻易触及他的酸涩回忆,触及他曾经的伤感。更抑或,是因为他觉得找不到好的听众,不想简单浪费口舌和情感。我懂得,人的最大痛苦无疑是想说而无法诉说或者对牛弹琴。 

  不知道一个家族历史的人,是悲哀;只知道一点皮毛的人,同样悲哀。曾经有个很好很美的教育设想,等我的儿子稍稍长大了,带他一同倾听爷爷的前尘旧事,记录有着光荣梦想的那一代人的生活,无论是纠结的、梦想的,还是徘徊的和绝望的,一样可以记取一个长者生命的来龙去脉。我们兄弟仨也有过一个约定:等到有一天,我们生活都过得好点了,然后一起好好聚首,坦然面对家族的过去,幸福地回忆从前。 

  可是良好的愿望终成了空,都是等待惹的祸,我们等不到美好的这一天。及至2012年的花儿谢,等到人也去。就这样,我才恍然大悟,父亲带走了所有的美好,甚至没有一句遗言。 

  等待,是一生的苍老。从此,我再也无法追溯生命的源头,仿佛一夜之间成了无根的浮萍,风吹雨打,没了遮拦。 

  悔不当初终已晚,未及成文泪潸然。那天听母亲说,父亲离开前几天还跟家邻坐在田野坎头上说起小儿子的种种好和苦,“他很忙的,无关系、没支撑,全靠步步吃得苦”,那一刻我忍不住想抱着母亲大哭泪飙。我知道,父亲虽然不愿意电话我们,但背后一直很关心我们,总是找理由原谅我们,而我呢?却常常找着忙的借口安慰自己,搪塞他老人家。 

  煮文熬字的职业说忙也的确忙,没完没了的事。父亲一直对这样的工作存有偏见。不是说“秀才遇见兵,没辙了”吗?在当过兵且亲睹过文化大革命“大鸣大放大字报”的父亲眼里,“文子”比“戏子”好不到哪儿去。10多年前,我在父亲一再叮嘱下离开教职生涯,只身来到一个堪比铁岭大的陌生城市从头讨生活。我至今一直奉行着父亲忠告,抬头无亲,做事小心。事实证明:他太懂这个世道,也太懂我了,我虽幼以文为好,做人也厚道正派,但毕竟出生寒门,没有书香熏陶,亦无贵人指助,纯属一介草根书生,难逃先天不足、潭小根浅之渊薮。正如父亲所忧那样,文字功夫深不见底,与文字有关的工作更是潭水也不浅,这一路闯下来好不容易。 

  好在命运还算够相济,可以告慰九泉之下的父亲,我虽没有以文腾达,但也委曲求全,足以卖文谋生、落笔养家,有幸还因此浪得些许虚名。这可以骗过穷山恶水、文化奇缺的家乡人的眼睛,半吊子秀才如我,也算大出息了。也许,虚名无法带来实惠,但多少也带来了荣光,父亲生前自然很高兴,但他毕竟还是最宠我也最懂我的那个人,他知道我这些荣光背后的艰辛,并不如意。每每面对“工作怎么样?”,我总是话不择语,“好的,别担心”,以此草草打消父亲的担忧和惦念,而个中苦累和无奈,只有自己知道。 

  儿在外,父担忧。我明白,一户人家孩子们长大了,远走高飞了,父母一定心里空落落的。他们会有自豪的时候,也会感伤,会牵挂,还会落寞。他们其实要求儿女的很少,一双会倾听的耳朵、一句常问候的声音、一面常见到的笑脸。而浮躁和忙碌的我们,却无法满足这个简单不过的要求。

  总以为,阔绰的给多少钱,大方的买多少东西,便是我们做儿女对父母的最好孝敬。其实不然。你说,一个老人,他需要什么,又需要多少?在他们的需求里,最不需要的或许就是这些身外的东西,因为每个老去的人都是智者,他们最明白“人空空手而来,迟早摊摊手而去”的世理,物质的奢华和富足已经不再排在他们追求榜上的首选,他们最最需要的是一种高于物质的精神、超越生活的爱,他们只求与儿女亲亲热热的说个话,高高兴兴地吃个饭。如此这般,别无奢求。 

      现在我才觉悟,他一直在等待我们,哪怕一次痛快淋漓的述说。我明白,他们不是不想说,只是没有给他机会说。况且,好的说者,需要有好的听者才行,就像我们现在对自己的孩子,我们希望这样,而孩子却任性的非要那样,父母总是拗不过孩子,于是我们只能静待一旁观望,成了一个多余而无奈的看客。 

  事已至此,无法追悔,但我一直梦回和自责。扪心自问,我们到底懂他们多少?可曾发自内心地面对面说过一声谢谢,可曾自然而然地手把手牵过他们那布满岁月沧桑的粗糙;我们到底做到了多少?可曾停下忙乱的脚步,仔细端详他们饱经风霜的脸庞,可曾放下手头的工作孩子般围在他们左右,再一次倾听谆谆教诲。也许,我们从没有走进他们的内心深处,只是活在他们的视线里,甚而难以免俗地堕入了熟而无尊、无礼、无话的“三熟”境地。 

  浮躁的时代里,浮躁的我们最终还是输给了浮躁。同样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大胆言爱的时代里,敢于言爱的我们最终在还未来得及深爱下父母,就永久流失了生爱。我们这一代活在城市里的大多数,不是被城市里的流光和异彩污染得聒噪不安,就是被城市生活的快节奏折磨得疲惫不堪;不是被现代的生活蒙蔽,就是被自我的感觉出卖。对亲情的理解,渐渐成了表面功夫,像极了花拳绣腿。别说古代皇帝放臣归家三年守孝,我们难以仿效,就是给你三天,你都已“人在曹营”,无法安耽。 

  有些事,当时不做,这辈子也无法再做了。无法知道,不告而别的父亲,带走了生活里多少秘密?又带走了一生中多少遗憾?但一夜之间,许多美好的酸涩的,都被死神一并统统带走了,再也杳无音信。  

  一弯明月在,生命如此脆。倘佯在没有父亲的父亲节里,我突然想起了天堂里的父亲,想起了他的好、他的苦,还有他的爱。我承认我不是一个好的听众,我愧对至死都牵挂着我的父亲。假如苍天有灵,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学一学藏路上最虔诚的佛教徒,虽千万阶仍匍匐不已,虽盘坐三天三夜却从不倦怠;假如苍天有灵,我只求一次真真切切地跪而求教、痛痛快快地洗耳恭听,绝不旁骛,毫不厌倦。


  

  评论这张
 
阅读(283)|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