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河落日的博客

自然,而然;随遇,而安。

 
 
 

日志

 
 
关于我

寂寞时,不妨仰望星空, 浮躁中,何不从容淡定。 生命,需要不断自我回望------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生活如此美好,如若停留,就会错过无限风华  

2013-03-19 14:03: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活如此美好,如若停留,就会错过无限风华

人的一生,从呱呱坠地开始,到颐养天年,其实都在行走,一直在路上。这一路,会有许多遭遇,或真或善或美或丑,但无论绝胜美景,还是繁华落尽,无论是艰难困苦,还是幸福泪流,你都要给自己一个嫦娥奔月般美丽的姿势:可以驻足,但不要停留;可以留恋,但不要忘返,即便如卞之琳所说“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桥上看你”,你只能成为别人的风景,那也要成为那一道无可替代的流动的风景线。  

                                                                                                                                             -----    题记 

                                                 (一)生命的绝胜美景,永远都在高处的天空

又一个周末,送孩子去一家儿童运动中心,照例开始挑战一直让他耿耿于怀的转陀螺项目。人躺在筐里,要自个用平衡的办法旋动陀螺150圈,这对一个7岁孩子来说,应该是不小的数目。之前的好多次,他都折羽而归,之前的许多小朋友也都偃旗息鼓,早已放弃了坚持。这次,如果挑战成功,那在整个中心他将是唯一一个率先闯关的孩子。

瘦高像他,好胜如我,父子形神相仿,不愧同出一辙。我虽然没有留下孩童时侯的一张照片,但可以想见他跟小时侯的我应该没有多少分别。比他大比他健壮的孩子都退而求其次了,长得毫不健硕的他却倔强到几近痴狂,虽屡战屡败,但屡败屡战,简直任性如我小时候常放的一头小水牛,牛绳拉向水洼,让它喝水的时候死活不给面子,急着赶路不让喝的时候,任凭你怎么催促,它硬是伸长脖子不紧不慢饮个没完。

牛饮,正如他的执著。150圈究竟耗费多少卡路里?我不知道。但从他一起参加训练的孩子和老师好奇地眼神里,我感到了这是一个一眼分明的挑战,很玄乎,心生忐忑。好在他从没有输掉信心,一直练习很久了。每每看他满头大汗筋疲力尽的样子,实在不忍心让他坚持下去,但为了不打扰他的孜孜以求,我们必须做最坚实的拥趸,更何况我一直为他这样的执著感到高兴,特别期待着他能早日王者归来。

考验孩子的,其实都是在考验家长。这看似一项普通的运动,对生命长河的流淌无足挂齿,却让人想不到的是却能无限地唤发出一个孩子天生的好胜欲望。所以,他如果能赢,那太谢天谢地了,无论对一个热望好梦成真的孩子,还是对一个愿意成人之美的父亲,都是一种天道酬勤。

我在场地外面,隔着门的缝隙,深情凝望着儿子用毅力和信心画出的一圈又一圈完美圆弧,心一直蹦的紧紧地,嘴巴不由自主地轻声跟着场地老师数着圈数,像歌曲里的二重唱一样亦步亦趋,生怕老师数错了圈说,那怕漏数小半圈。

终于到120圈了,象先前几次挑战一样,精神开始代替体力在坚持,速度也开始一圈慢比一圈,甚至几次都停了下来稍息,我清楚的看到了从他脸上滚落的一颗颗露珠,晶莹剔透,分不清是汗水还是泪珠。 

其实,他转着陀螺,我的心也随着在转;他累,而我的累一点都不亚于他,一直举着那只不停打着V字的手,一圈完成就相弹弓一样向前反弹一下,手酸得知觉麻木不说,神经紧蹦到生怕他半途而废,那可是胜利到边了的关键。儿子也意识到我在门外扒着门缝守望他,每转一圈都探头瞟我一眼,直至慢到向我摇头,表达坚持不了的意思。我故意当成不懂其意,反而把手举得老高老高。

很多时候,一个孩子生长的成败与得失,不是我们的孩子行不行,而是我们的家长行不行;不是孩子的身体坚不坚实,而是孩子的意志坚不坚定。而一个日后成功的孩子身后没有一个“虎爸”或“虎妈”在铁腕实施“高压”教育?最著名的“代表”,要数莫扎特的父亲列奥波尔德。为充分“发挥”孩子的天才,他想出各种各样突如其来、异想天开的刁难训练法,如:当场视奏从未接触过的技巧艰深的乐曲、按照临时规定的几个低音即兴创作、根据指定的调性移调演奏……不过,我们得承认,很多考验孩子的问题,也是一个挺考验大人的问题。

到141圈的时候,他又停了下来朝我说:“爸爸,我实在好累了,要不,算了”。我知道,这个时候,只要我稍有妥协给他轻点一个头,他就马上会如释重负,但一切前功均会尽弃。要在这个节骨眼上掉链子,倏地掠过我脑海一个老掉牙的故事,说有次比赛日本孩子独立坚持的能力胜过我们中国的孩子,这怎么能行,“不可以!你不说要学会吃苦,跟我去很远很远的地方旅行吗?”拒绝,还有激励,我双管齐下,然后用倒数为他打气,示意他一定得坚持到底。

我几乎是看着他哭丧着脸完成最后10圈的。难为你了,孩子!我被你的坚持感动了,也请你原谅老爸对你的残忍,因为生命的许多美景,往往都在高处。当你欣喜于用35度的舒服仰望一个人,别忘了另一个人正以145度的轻松俯瞰着你,谁看得更清楚更旷远,我想不用说你迟早会明白。

“哼,150下”。那一刻,他的喜出望外推升了我的勃然心动,他用毅力成就了那个运动中心最美丽的风景,是这个中心最闪耀的明星。随着老师话音刚落,我快速的拉开门,跑进场地把儿子紧紧的抱进怀里,然后高高的抛向天空,那感觉岂止是“山登绝顶我为峰”的快乐和自豪。

     那一刻,我想起了二战后美国那个著名的黑人五星上将,他在回忆录中曾说过一句一直被我引为人生追求的名言:“如果命运注定我只能在一个赛场里奔跑,那么我一定要成为这个赛场的明星。”

     其实,生命中有许多美丽的风景,就在于你再坚持一下的努力中精彩呈现。   

                   

                                            (二)没有伞的孩子,你要学会奔跑

  

 春日的一个周末,我和儿子坐在书店靠窗的位置看书 ,突然一个急促的声音打破了店里的宁静,“下雨了,没带伞,怎么办?” 我抬头一看,一个小男孩正焦急的用手机求救。下雨啦!几乎在同一时间,所有的眼睛带着惊讶,齐刷刷地看向了窗外,顿时店里有了一阵小慌乱和轻唏嘘,儿子问:“老爸,我们也没带伞,都打雷了,快跑”我不紧不慢地接过话茬,“急什么急,等雨停了再走,不就行了”。

来时都好好的天气,不过几十分钟就变脸了,而且雨越下越大。正当许多人还在为雨而发愁时,小男生再度接通一个来电,“没关系,不用接,我马上跑回来吧!”小男孩铿将有力的回答了电话那头的关切,随后几分麻利地把书包进塑料袋,塞进怀里,在门口定了定睛便一头冲向了雨幕。这时,外面的雨依然下着,我和儿子的眼睛不约而同地双双越过窗门,一直紧盯着小男孩狂奔的影子,步子很碎很急,犹如一个运动员在做百米短跑冲刺。

这是生活中一次寻常可见的冒雨奔跑,却因为有了喜欢雨天却绝少淋到雨的儿子在场,以及我回答儿子问题时有点疑似懦弱的口吻,使这个真实版的小兵张嘎更加充满了英雄主义色彩,不仅把倚窗而望的儿子看得个目瞪口呆,也让儿子眼中一直很厉害的我打了折扣,我一时语塞,备感羞愧难当。

我太了解儿子了,没等我想好该如何解释刚才自己的心不在焉,儿子不假思索就贴上来一张标签,“爸爸胆小鬼,哥哥都不怕雨”。我几次欲言又止,想给他个合理的解释,可每每想说却已忘言。不过,孩子还小,对事情的理解多半为非黑即白,难以领会一分为二的复杂道理,恐怕越说会越糊,我索性撇了嘴保持沉默,内心深处却有股波涛在汹涌,久不平静。那个不知名的奔跑男孩,你矫健的身影那么熟悉而亲切,你的行动那么不可阻挡和果敢有力,似曾相识到仿佛就在昨天,我还在同样的一次次经历着。

但是,都说好汉不提当年勇,穷人不忆苦难事,尤其像我,出自微寒属草本,味苦带甜有如一杯苦咖啡,单从内心来说,也不忍心去重温那些沾满了酸溜溜味道的风雨人生,倒喜欢回味和畅想一下当前拥有的快乐与幸福,这样也许更温存更真实。

于是,我想起了儿子拥有第一把属于自己的伞时的快乐样子。记得,他5岁那年,许是受了那则翻来覆去播放的“大雨伞小雨伞,大人吃**小孩吃**”电视广告的诱惑,突发奇思嚷着要一把属于自己的小雨伞。时值雨季,恰好一家早教中心雨中送伞,可爱而漂亮,惹得孩子手不释伞,特别挂念下雨。每逢下雨,尤其是积了一洼洼小水潭的雨天,他就迫不及待地踩上雨鞋,在那把小花伞的掩护下满小区的兜圈,高兴了来几脚飞溅,快乐时笑几声咯咯。真难以想象,一个小孩用一把雨伞在一场落雨里的自娱自乐,竟然远远胜过霞光万丈、星光万盏流落的天赐天乐。

而一旁的我,一个一直讨厌雨天的人,似乎好了伤疤忘了疼似的,爱屋及乌爱上了下雨的天,唯一的心愿无它,就是能看到那把小雨伞有更多的用武之地。好长时间里,那把蓝白相间的小雨伞,是儿子的新充,尽管没有《雨巷》里那油纸伞的诗情画意和罗曼蒂克,但每次看着细细密密的雨打在小伞上,听着伞下不时传来的银铃般笑声,  感叹一把伞原来不仅仅可以用来照身子遮风雨,更可以被孩子用来演绎晴天里没法玩转的乐趣。显然,这也是我们这些终其一生都在不断寻找一把生活之伞的实用主义者,所难以想象的。

小孩子才有的乐,大人也凑合着美,简直是臭美。不敢有太多太美的非分之想,我赶紧把思想野马的缰绳勒住,却不料思绪已早先一步无端地脱了鞍,重又循着那个冒雨奔跑的小男孩方向,飞越万水千山,把我带回到那个艰难苦涩的乡村岁月,寻找属于我自己的雨伞情结和奔跑故事。

   不瞒儿子说,我小的时候, 当刚甩去仍保有余温的童椅,在还不敢自个儿四处奔走的年岁,对雨这种天象始终怀有一种特别的好奇,喜欢下雨时屋檐瓦片上那啪啦啪啦响个不停的轻盈,喜欢下雨时筑巢屋檐下的燕子叽叽喳喳从雨中啄食归来的喜悦,喜欢下雨时村旁溪头里小鱼冷不丁向水面咕噜咕噜扑个泡的欢快。那个时候,从心底里喜欢雨,以为雨是快乐的源泉。直到刚可以放牛刚能够独行,依然还保持了对雨的爱怜,尽管大人舍不得我们淋雨,经常拿“要打雷了”大声叫唤我们回家,但童真无邪的我们天不怕地不怕,才不信雷神不长眼,常常是小朋友三五成群、七九结队,照样玩转雨中游戏。

  与雨结下了不解之缘,纯属自然,更因为小山村没电视没唱片没娱乐,雨恰好成了我们可用以狂欢的唯一伴奏,那种雨中乐趣绝不输给西双版纳的人工泼水。直至有一天,孩子的我们挨个经历了雨后一场病、一阵烧,才开始怀疑水火不容的荒谬,慢慢对雨有了小疙瘩。 

也许,江南孩子的懂事,都是从怕雨开始的,尤其来自农村孩子的成长应该与雨有着一种近乎天然的渊源,因为是雨最先告诉我们:生活不能没有伞,假如没有伞,就要学会奔跑。

套用一句俗语“手中有粮,心中不慌”, 一伞在手,雨中不慌。因雨带来的烦恼,使人们开始寻找一把能给我们遮风挡雨,可以伴一世流离的伞。只是对许多孩子来说,尤其是来自落后农村的孩子,要拥有一把属于自己的伞,犹如现在的孩子看多了童话想拥有一根魔法棒一样大多只能是童话。在我的记忆里,小时侯农村很少有伞,家家户户多的只是长长的蓑衣和大大的斗笠,而这些小孩子一般都无法般配。于是,在乡下农村,大雨来时,常常可以看到有孩子在树下、路边小灰房和岩洞里眨巴着小眼睛躲雨的无助情景。我也有过切身的感受,经常被大雨淋成落汤鸡,每次头发都被雨弄得纹路分明,雨水顺着已结成一缁一缁的头发潺潺地淌下来,一直渗透到胸背,把尼龙衬衣弄地像涂了糨糊一样服服贴贴拈在身上,涨鼓鼓地难受,即便委屈到痛哭一场,也分不清到底是眼泪,还是雨水。反正谁都知道,穷人孩子在哭的时候,也常常是在笑的。

   难以统计,伞这个简单的问题,曾困扰过天下多少人,误过多少大事。想必,许多上了年纪的人都有过像我一样没有伞甚至找不到伞的苦闷经历,想必现在也还有孩子在为找一把可以栖息身心的伞而徘徊。可以想见,在那些没有伞的年少日子里,谁都像个虔诚的宗教徒,谁都特别盼望日日都是一个好晴天,夜夜都有好星辰,想象着用蓝天作伞,有小鸟在前面带路歌唱,希望好运常伴、好景常在。然而,这只能是一个怕了雨的孩子天真而美好的想象而已。

月有阴晴圆缺,天有风云骤变,生活里并不都是晴天,会有雨天和雨季,即便天气本来好好的,雨也会悄然而至,不仅会淋湿我们的身体,甚至还会淋进我们的生活,让人无处躲藏无所归依。这个时候,我们唯一可以做的是选择奔跑,就如我们父子眼下那个小男生没有畏惧大雨一样,勇敢的跑一场。 而令我庆幸的是,很多年来我其实一直就学会了用奔跑的方式来直面风吹雨淋,用奔跑的态度应对生活里的种种遭际,这或许就是源自于年少没伞的经历。大雨来了,就跟许多孩子一样,从后背掀起衣服盖在头上,两只手撑着两个衣角保护视线便于一路狂奔,要在夏秋季节,那就更好办了,兴致来的时候干脆脱掉衣服,撸干了挂在头顶,光着膀子又吼又唱,乐观到把淋雨权当一次自然天浴。

有伞的生活固然很美,但有雨的人生也会有它的精彩,如果有一天,一伞不在,非得你奔跑不可,也许雨中景色更美。风雨生活里的一路狂奔,使奔跑成了我的一种习惯;苦乐年华里的一路豪歌,滋长了我生命里一种始终向上的生活态度,最终化为我们这些只有背影没有背景的孩子,或者说没经济、没权势、没地位可罩的孩子,唯一可以胜出的本钱。 尽管在没伞的生活奔途中,有过苦有过累,有过委屈和流泪,但我从不泄气、从不停步,在中国还没有大举提倡城乡一体化的21世纪初年,从一个十分落后的小地方,跑进了不算大但足以容身立足的宜居城市,并从事了一份不算好但足以养家糊口的新闻事业。从小地方一步奔到城市,曾经总有人猜测我是否有什么来头或者捷径,我常常自我解嘲地说,农民追赶城市的脚步,用的都是奔跑的土办法。这实在是上天的褒奖和厚礼。

 云开雾散终有时,风雨过后有晴天。转念间,外面的雨突然消停了,忙站起来拉上孩子的手准备赶路回家,站起的刹那,我的内心升腾起了一种莫名的豪迈感,心里不住默念著名相声演员郭德纲老师那句有着广泛认同感的相声段子----没有带伞的孩子,你要学会奔跑。

 孩子,  要是父母能给你降下一把够你遮风挡雨的伞,千万别坐享其成,因为伞外的奔跑让人生更精彩;要是没能给你一把足够大的伞,遮挡不了你面前的风霜雨雪,也一定别怨天尤人,因为生活不是一下下,只有用自己的双腿奔跑,才能拼接出长久久的未来。

相信,当你勇敢地奔过有雨的生活,前面的天空会更加蔚然。

 

 
  评论这张
 
阅读(218)|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